首页 >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 第304章 是你先招惹我的

第304章 是你先招惹我的

    “三心两意?”

    琴峥诧异的问道。

    “对啊,琴峥公子这本来是你的私事,我不该多说话的,但是你既然跟我说了,那我还是要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样的女人是不值得的。

    你看,她明明有了未婚夫,却还要赠送玉佩给你,说明她就是个三心两意,想脚踏两条船的女子。”

    九九侃侃而谈。

    她就不会这样,她若是喜欢上一个人,肯定就是一心一意的,绝对不会做脚踏两条船的人。

    九九转头,见琴峥盯着自己,脸上神色似有古怪,似乎哑口无言的样子。

    “是不是我说的太难听了,你心里不舒服,抱歉啊,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打抱不平,说实话。”

    九九又开口。

    琴峥竟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

    半晌之后,他开口,“九九姑娘,你为何要这般说自己?”

    “恩?啊?”

    九九一脸蒙圈。

    “我说的不是我啊,我是说给你送玉佩那个姑娘,你不是说她已经有未婚夫了吗?那还送玉佩给你做什么,玉佩这种贴身之物……”怎可乱送……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琴峥伸开的手中静静的躺着一枚浅紫色的玉佩。

    有点眼熟。

    仔细看,更眼熟了。

    “九九姑娘,这不是你送给在下的吗?”

    琴峥问。

    九九眼珠子都直了,她动琴峥手里拿过那块玉佩,左右前后的反复的看,上面还有一个九字,这可不就是她的玉佩吗?

    她什么时候送给琴峥的?她们以前见过吗?她短暂性失忆过吗?为什么没有印象呢?

    最最重要的是,她刚才是在骂自己吗?

    九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这是我的玉佩。”

    但是我不记得什么时候送给你的。

    此时,琴峥转过头来看向九九,终于缓缓开口。

    他的声音是如流水一般清透的嗓音,很好听,不骄不躁,让人听的心里舒服。

    他也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人,气质出尘中透着温和,让人跟他在一起没有压迫感。

    “九九,在这之前我从来都不相信缘分,但是遇见你之后,我便相信了。

    这些年,我踏遍九州寻找的未婚妻,不过是一个信念而已,我父亲在我成年那日跟我说,若是想治好我的眼疾,摆脱掉那份婚约,只有找到云素锦的女儿……

    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一直在找,没想过能找到。

    或许,当年云锦圣女离开的时候,怀的是个男孩呢?

    或许,她生下的女孩已经成婚了呢?

    或许,我找到海枯石烂也找不到这个人呢?”

    他的声音很淡,却很平静。

    可九九能听出他话中的凄凉,所以她咽了一口口水,没有打算他的话。

    “前些日子,我路过天辰京都,有人凌空扔了一块玉佩给我,上面刻了一个九字,那玉佩带着淡淡奇香,这香不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但是却最特别,我有头疾之症,却每每枕着这玉,便能那然入睡。”

    咕咚。

    九九又咽了一口口水。

    她都要听不下去了。

    明明是没有什么煽情的话,怎的就跟告白似的。

    她还在费力的想,自己何时见过琴峥,送过这玉。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样的姑娘,拥有这香这玉佩的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直到,清凉寺再次遇见,你随箫声进入花林……!我认出你了,但是你不识的我。

    两个人,一次是邂逅,两次便是缘分。

    但是很快,我们两个人便第三次遇见了,你追刺客闯入了阵法,被秋燕所伤,我这人心底凉薄,他人生死与我何干,秋瓷央求我救你,我又岂是那般好说话之人。

    然而,我再次闻到了那股香味,我知道是你,所以我一定会救你。”

    原来如此。

    一切都对上了。

    难怪秋瓷央求了几句,眼前这人便出手相救了,虽说了几句要惩罚秋瓷的话,然而却一直尽心尽力的救她,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

    原来两人之间有这样的渊源。

    但是,但是……

    谁能告诉她,是谁拿了她的玉佩送了琴峥的?

    聘儿?不可能,这丫头喜欢的是小叔。

    楚骄阳?也不大可能,她不是喜欢墨邪吗?

    那是卿城?更不可能,这个人现在都还不知道死没死呢。

    所以,这可真是误会,真是天大的误会啊。

    “如果三次遇见都不是缘分的话,那么我与你便是真正的命中注定,我是灵云大陆圣殿圣主琴笙之子——琴峥,你是云族圣女云素锦之女,真正拥有圣女血脉的女子,是我命定的未婚妻。”

    最后一句话落下的时候,琴峥的声音似乎都带着颤抖,呼吸都加深了许多。

    而九九,相比他,却更加平静。

    她的秀眉微微拧了一下。

    原来,她才是琴峥找了那么久的姑娘。

    但是……

    “对不起。”

    良久,九九出声,说了三个字。

    琴峥一愣,“为何道歉?”

    九九垂目,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我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给你送过玉佩,那不是我送的。”

    “九月底,东辰诗会,京都汇春茶楼,雨后。”

    琴峥开口,记得很清楚。

    九九牙槽一疼,经过提醒,她也想起来了,终于想起来了。

    那时,她正与凤玺闹了矛盾,生着气,气他骗了自己,隐瞒了曜曜美人就是他的事情。

    在茶楼那日,她趴在窗户上,是看到了一个白衣男子行走在京都街头,踏着一地的海棠花,气质灵秀的让她沉迷,聘儿问她在看什么,她说美男。

    而后,随手,真的是随手,扯下了腰间的玉佩朝着那白衣男子扔了过去。

    却没想,结下这般的渊源。

    “记得吗?”

    听九九呼吸声变了,琴峥便知道她想起来了。

    “记得,但是我不是特意送你玉佩,只是无意,当时手边无其他物件,所以便拽下了腰间的玉佩,将玉佩扔给你,只是为了想看看那般气质卓越的人长什么样子,别无他意。”

    九九说道。

    话说的很无情。

    但是她不得不这样说。

    不能惹下还不了的情债。

    “原来如此。”

    琴峥叹息一声,听的出他声音中的悲戚。  “但是,九九,是你先招惹我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