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 第222章 果然都押钟离梦赢

第222章 果然都押钟离梦赢

    九九的话落下,钟离梦的呼吸就是一顿,她仔细看卿九九的表情,却发现她很淡定。

    钟离梦在心里哼了一声,莫不是装的,所以故意唬她的吧。

    这卿九九就算是会那么几首诗词,又怎么能及饱读诗书的她呢?

    为了嫁入皇家,天知道这些年来她是多么的努力。

    而且对卿九九提出的条件,她很心动,赢的人可以对输的人提一个条件,输的人不可以拒绝,很好,她早就想找这样的机会了,奈何总是时机不对。

    如今,倒是这卿九九送上门来。

    那么她定然会紧紧的抓住这个机会。

    她赢了,只会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

    让他与阿玺解除契约,从此两人各不相干。

    “好,可以,九九就算我赢了,我也不会为难你的。”

    钟离梦含笑点头,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仿佛她已经赢了似的。

    九九哼笑了一声。

    “别,你尽管为难我。”

    钟离梦,“……!”

    “可前提是你的赢了我在说。”

    楚骄阳急的额头上都冒汗了,这个卿九九为什么要打肿脸充胖子啊,就她肚子里那点儿墨水,她以前可是领教过,真真是连她的一半儿都不如呢。

    还主动找人家钟神医挑战,简直不自量力,要知道当初钟神医可是提笔作了一首诗,到现在还挂在储秀宫呢,据说那首诗可是得到太傅的嘉奖的了。

    “哦,对,楚骄阳,你可以押赌。”

    “赌你输吗?”

    楚骄阳哭丧着脸说道。

    九九无语,她是怎么跟楚骄阳这个二货成为朋友的。

    于是,九九弹了她的头一下,做出恐吓的模样,“你说呢!”

    “你可以下去跟孙太傅说一声,茶楼的人都可以下注,快快快!”

    九九催促。

    她过几日就准备出远门,大量缺少钱财,虽然娘亲给她的蓝戒之中留下了不少,但是不能动!那可是她的嫁妆呢。

    楚骄阳觉得九九是疯了。

    她将九九给拉到一边去,凑到九九的耳边小声的开口,“卿九九,你是疯了吧,你比不过钟神医的,你是不是见三哥跟她在一起了,你吃醋了,被刺激的脑袋不正常了。”

    楚骄阳自认为声音小,可凤玺和钟离梦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钟离梦暗地一笑,果然是这样。

    凤玺垂目,真是这样吗?不见得吗?

    他到现在闭上眼,还能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丫头时候的模样,嚣张狂妄又自信,这个丫头浑身上下都是宝物,没有把握的事情她会去做?

    钟离梦怕是要吃亏了。

    “有病吧你,她跟谁在一起关我什么事,你没瞧见是她想要跟我切磋的吗?”

    楚骄阳快哭了。

    “所以,你就是为了一口气要跟钟神医较量一下的?”

    九九点点头,“人活着就要争一口气,况且我觉得我文采还行。”

    毕竟脑子里面装满了古今诗词无数首,随便一首,都够这个白莲花钟离梦喝一壶的。

    “你,你,你就等着丢人吧你。”

    楚骄阳气死了。

    九九却不在乎,摆摆手,“快,快,快去。”

    凤玺看向九九,从九九进入包厢他总共说了不到三句话,整个人压抑沉闷的厉害,可九九却不一样,看美男,赌诗词,押输赢,好像已经完全从那段感情之中走了出来。

    像是知道了曜曜美人就是凤玺之后,便没有一点儿留恋的就将这份感情给抛弃了。

    心脏抽痛。

    凤玺低下头抿了一口茶,掩饰脸上的异样。

    楚骄阳拗不过卿九,磨磨蹭蹭的下去跟孙太傅说笔试的事情了。

    钟离梦觉得卿九九真是自取其辱,笑了笑,“九九,很有自信呢。”

    九九没理她,看向楼下。

    就听到楚骄阳跑到一楼大厅,凑在孙太傅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孙太傅点头。

    紧接着楚骄阳开始吆喝,“大家停一停,静一静,听本宫说几句话。”

    楚骄阳一吆喝,茶楼当即就安静了下来。

    九九走出包厢,钟离梦竟然也跟了出来。

    “是这样的,各位才子才女,这里接下类会有一场笔试,笔试人是卿家九九和药王谷的钟离梦,两人各作诗一首,不落款,请在场所有人的人评定高低。

    当然众人也可以押赌,现在将你认为能赢的人的名字写在纸上,将包厢号,姓名落款都落在下方,一会儿胜负结果出了,本宫会亲自将赢者的银票奉上。”

    楚骄阳话音一落,当即就引起轩然大波。

    “我有没有听错,是卿家九九跟药王谷的钟神医笔试吗?”

    “哎呀,这个卿九九是受了什么刺激?她好像一天女学都没上呢!”  “这个你有所不知,我听家父传过一些八卦,卿九九前些日子不是被圣上赐婚给寿王殿下吗?要知道钟神医前些年一直陪伴在寿王殿下的身边,两个人才是真正的两情相悦,这卿家九九怕是吃醋了,所

    以才想着跟钟神医比试一下。”

    “这样啊,可是她能比得过吗?”

    整个茶楼炸开了锅了。

    所有人都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毕竟两个都是响当当的名声,一个美名,一个臭名。

    此时整个茶楼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的看向天字号包厢。

    不知是谁领头,喊了一声,“我赌一万两银票,押钟神医赢。”

    “我也押钟神医。”

    “还有我……!”

    一时间,整个茶楼的气氛顿时高涨,好好一个诗会瞬间化身跟赌坊似的。

    顿时,各个包厢的押赌银票数额附带姓名落款包厢号都送到了楚公主的手上,甚至坐在一楼大厅的人都纷纷押注,整个茶楼瞬间被搞的乌烟瘴气的。

    孙太傅一脸黑,虽然往年都可以押赌,但是都没有明面上的,都是在暗地里,这楚公主真是……

    哎,他老了,也不管了,免得惹祸上身。

    很快,楚骄阳手里就出现了很高的一叠的纸条。

    楚骄阳粗略看了一下,基本上一面倒,全部都是押赌钟离梦的,只有一张押赌两万两票额的纸条是赌卿九九赢。

    哎呀,还好有一个人赌九九赢,要不这就太尴尬了。

    楚骄阳看了一下姓名落款,楚逸之……

    呃……  楚逸之,这家伙,赌九九赢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