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 第177章 气到炸的九九

第177章 气到炸的九九

    楚骄阳傻笑了一下。

    钟离梦忍着一肚子的怒火,也回了楚骄阳一个微笑,“公主的目光都被雪贵妃吸引了,所以便没有看到我呢。”

    “哈哈哈,是啊,不过钟神医,你知道雪贵妃娘娘跟卿九九是什么关系吗?她们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啊?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楚骄阳,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知道她现在非常的难过,非常的不开心,非常的想杀人吗?

    “钟神医,你也不知道吗?”

    见钟离梦不说话,楚骄阳又往前凑了凑,好奇的问道。

    她现在是一脑门的问号,可是都没有人给她解答。

    想到之前自己信誓旦旦的在卿九九的面前那副牛叉叉的模样,楚骄阳觉得她的脸有些发烫,这个卿九九实在是可恶,她竟然与雪贵妃的关系这么好,她都不说,故意让自己丢脸。

    气死她了。

    “恩,我也不知道。”

    钟离梦敷衍的说道。

    这边,雪贵妃握着卿九九的手,热情的不得了,“九丫头,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早知道雪姨就派马车去接你了。”

    “不用,我也是闲来无事……”

    “贵妃娘娘,是我带她来的。”

    卿九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钟离梦给抢答了。

    “这样啊,谢谢静云了。”

    雪贵妃冲着楚骄阳笑了笑,拥有火焰般美丽容貌的女子,这一笑,可真是山河失色。

    楚骄阳何曾见过雪贵妃这般笑了,她整个人都迷醉了,一个人在那呵呵傻笑,连连摆手。

    “不客气,不客气。”

    雪贵妃转过头又温和喜爱的看向九九,“九丫头,你是知道凤玺来我这里了,所以也过来了?”

    话落,还冲着凤玺挤眉弄眼了一下。

    卿九捂头,这么热情的雪贵妃她都有些招架不住了,而且她压根就不知道凤玺来了这里啊,是已经到了雪松宫门口了,楚骄阳说了她才知道的。

    而且她已经很明确的告诉雪贵妃,自己对凤玺没有男女之情的,这贵妃娘娘还在不尽余力的撮合她跟凤玺,这话还没说到三句,就把话题扯到凤玺身上了。

    “那个我……”

    “对呀,贵妃娘娘,你真是太聪明了,是卿九九她让我带她进宫的,她是知道凤玺哥哥也进宫了的,她是来找凤玺哥哥的。”

    卿九刚开口,话才说了三个字,这楚公主又直接抢答了。

    “是这样啊。”

    “恩,恩。”

    楚静云很开心,挺着胸膛觉得自己功劳挺大的,点头如捣蒜。

    “楚骄阳,你给我闭嘴。”

    卿九九实在忍无可忍了,她忍不住的呵斥了一声。

    楚骄阳右侧眉毛挑了挑,“卿九九,你就别害羞了,你在车上的时候怕见不到凤玺哥哥,不是都快哭了?”

    卿九真是快要气死了,她能不能请雪贵妃将楚骄阳赶出去。

    她什么时候快哭了?

    这个楚骄阳是在坑她吧,是因为自己隐瞒了与雪贵妃的关系,所以这二货在报复她吧。

    “还有这回事?”

    雪贵妃一脸欣慰的问道。

    卿九简直仰倒,她今日真的不该跟着楚骄阳进宫啊。

    一转头,凤玺那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没有,绝对没有,我发誓。”

    卿九举起右手。

    楚骄阳左侧眉毛又挑了挑,这可真是一项绝技,单挑一侧眉毛,一般人学不会的。

    “卿九九,你别不好意思了,我堂堂公主,总不会编你的瞎话不是?”

    楚骄阳说的一本正经,信誓旦旦。

    卿九差点气的一个倒仰,心口这把火没有一壶凉水是浇不下去了,端起右边桌子上的茶杯,咕咚咕咚,两口喝下,降火。

    “哎哟哟哟哟……!”

    可茶杯还没有放下呢,楚骄阳就一脸贼笑的盯着她。

    “干什么?”

    卿九瞪她。

    楚骄阳那贼溜溜的模样,真心欠揍,接着就听到她说道,“卿九九,你把凤玺哥哥的茶水喝了啊,你的在左边呢,你这是故意找机会跟凤玺哥哥间接接吻呢。”

    ——咳咳。

    卿九一口口水直接把自己给呛住了。

    她今日出门真是忘记看黄历了,就没有一件事情顺心的。

    将茶杯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果然见到丫鬟给自己斟的那杯茶水好端端的放在左边呢,而她将凤玺的那杯给喝了,还印了一个唇印上面,怎么看怎么暧昧。

    呼。

    卿九站起来,她的脸火烧火燎,不知道是热的、燥的还是气的。

    “呵呵,公主殿下就爱开玩笑,九九她只是拿错茶杯了而已。”

    此时钟离梦起身,一句话化解了尴尬的场面。

    卿九站起来,明显的不开心了,脸上的表情也很僵硬。

    她不喜欢凤玺,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她不愿意跟凤玺之间有任何男女感情上的联系,被人开玩笑她也不愿意。

    “九丫头,你别激动,你先坐下。”

    雪贵妃也看出九九的脸色不好了,这殿内的几人都是人精,就楚骄阳一个心大的愣是没看出卿九面色不善,还笑呵呵的样子盯着卿九。

    “雪姨,我来找你是想问问我母亲的事。”

    卿九缓了缓口气,出声道。

    雪贵妃当然知道卿九来是为了什么,于是点了点头,“不着急,今晚你就留宿在雪松宫,你想知道什么,雪姨都告诉你,你家里那边我也会派人过去通知一下,让他们不要担心你。”

    雪贵妃拍拍卿九的手安抚道。

    卿九虽然心里着急,但也知道眼下不是细说之时,既然雪贵妃说等到晚上,那么她就在宫中留宿一宿。

    “咦?原来雪贵妃与卿九九的娘亲认识啊,可是卿九九你娘亲不是已经去世了吗?我记得你是个孤儿啊?”

    楚骄阳耳朵好使的很,听到了雪贵妃与卿九九的谈话,于是就疑惑的问出声了。

    卿九可真是受不了,她又一次从椅子上站起来,深呼吸一口气,又深呼吸一口气……

    “楚骄阳,你差不多得了,你才是孤儿,你全家都是孤儿。”

    卿九气死,她有爷爷,有小叔,她怎么就是孤儿了。

    “我不是啊,我父皇是当今圣上,我母后是当今皇后,我是公主。”

    楚骄阳很自得。  卿九看一眼雪贵妃,“雪姨,我现在弄死她,您能保住我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