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 第157章 与婆婆的第一次交锋

第157章 与婆婆的第一次交锋

    ——砰。

    哗啦。

    聘儿手上的米粥,一下子就摔落在地上,又震惊又紧张。

    她刚才还好失落的羡慕凤玺哥哥,现在竟是手脚都不听使唤。

    雪贵妃娘娘驾到,那是她的母后呢,她的母后来了呀。

    “九九,九九。”

    聘儿眼睛都红了,激动的想落泪,她握住卿九的胳膊,这一刻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

    而卿九慢条斯理的吃了一个小煎饺,又呼啦呼啦的喝了一碗粥,很淡定。

    因为她要吃饱,吃饱了才有力气打仗啊。  刚才大丫鬟才说,因为雪贵妃身体欠佳,所以让凤玺进宫去了,可这一会儿雪贵妃却亲自驾临寿王府,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是有备而来,支走了她的儿子,而根据她的分析,这贵妃娘娘就是冲着她

    来的。

    丫鬟们匆匆出门行礼。

    卿九起身握住聘儿的手。

    “想出去看看吗?”

    “恩,想。”

    聘儿点点头。

    两人一起出了前厅,厅外丫鬟奴仆跪了一地。

    雪贵妃身后带了数十人,而跟在她身后左边的位置是如烟,右边是钟离梦。

    这是九九第一次与雪贵妃见面。

    那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岁月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容色秀丽清冷,双眼如墨玉深潭。

    她穿了一身大红色的宫装,盘起的发簪和发顶之上的凤凰飞天彰显着她的雍容华贵。

    脸上无笑,清冷尊贵。

    眸光俯瞰,一切尽如蝼蚁。

    雪贵妃,此人美的锋利,犹如火焰,带着焚烧一切的艳丽魅力。

    原本以为这是一个似雪清灵般的女子,却没想到大相径庭,恰恰相反。

    “拜见贵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叩拜之声不绝于耳。

    聘儿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眼睛一眨不眨,原来这就是她的母后呢。

    手心里溢出了一层湿汗,若不是被九九牵着,她都要站立不住了。  卿九没有跪拜,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相互打量,也是一种较量,毕竟未见面便已经交手两次了不是?卿九目光平和并未有怕意,当然也没有献媚之意,而雪贵妃的目光很冰冷,甚至带着一丝不

    屑。

    她在不屑九九。

    “放肆,见到贵妃娘娘竟然敢不行礼。”

    此时,雪贵妃旁边的大丫鬟如烟站出来,厉声呵斥。

    卿九面色不改,只是看了如烟一眼,勾了勾唇角,那模样淡漠中透着一丝冷厉,“如烟姑娘,你伤好了?这么快就能出门了。”

    一针见血。

    如烟的脸色刹那间就变得雪白。

    昨晚那一掌还了历历在目,少主的警告还在耳边。

    她喉咙梗住,竟是下意识的闭了嘴。

    雪贵妃看了她一眼,面色无波,却开了口。

    “这位奴婢倒是牙尖嘴利,屈辱如此没有尊卑,来人,掌嘴。”

    她的声音很冷,如雪訫凉。

    她直接称呼九九为奴婢,并未喊她的名字,或者称呼她为卿家姑娘,这是一种藐视,也是一种羞辱。

    卿九九当然知道雪贵妃的意思,这是给她下马威呢,这是告诉她,在雪贵妃的眼力,她就是一个奴婢而已,也妄想沾染他的儿子?

    九九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宫中位高权重者惯用的把戏。

    想打击她的自尊心?这点段数还不够。

    掌她的嘴?谁敢。

    雪贵妃的话落下,立刻便有一名老嬷嬷上前,摩拳擦掌,一脸横肉,准备大显身手。

    聘儿一惊,掌嘴?

    她一直在偷偷的瞧着雪贵妃,胸口处紧张的犹如小鹿乱撞,期盼着雪贵妃能够看她一眼。

    她的母后真的好美啊,像是仙女下凡。

    聘儿在心里一直的呼喊母后,可是她不敢发出声音。

    她不知道母后会是什么反应,若是不喜欢她怎么办呢?

    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呢,却突然听到母后的声音,她要掌九九的嘴,于是她急切开口。

    “九九不是奴婢,她是凤玺哥哥的心上人。”

    这一声落下,雪贵妃的眼神顿时便落到了她的身上。

    锋利,冷漠。

    “玺儿府中的奴婢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来人,杖毙。”

    杖毙。

    杖毙。

    刹那间,聘儿脑中回响的只有这两个字,她的母后要杖毙她。

    好心痛,像是要死了一样。

    卿九明显的感觉到聘儿颤抖的手,反手用力的握紧她。

    这个丫头希望有多大,失望就会有多大。

    雪贵妃哪里会认得她啊。

    钟离梦始终面色温婉,她脸上似乎带着一丝笑,无声的看着这一场由她导演的戏。

    今日,雪贵妃是她带来的,阿玺也被支走了。

    谁还能来就救这个丑八怪卿九九。

    至于她旁边的那位……

    钟离梦眯了眯眼,她上前一步凑到雪贵妃的耳边小声道,“娘娘,这位姑娘可不能杖毙,她是……!”

    听到钟离梦的解释,雪贵妃略惊的看了一眼蓝聘儿,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她竟然还活着?”

    那厌恶的语气和不喜的神情让聘儿忍不住的后退,若不是卿九扶住她,怕是要摔倒在地。

    “娘娘,先杖毙还是先掌嘴?”

    那老嬷嬷再次请示了一遍,雪贵妃的眼中冰雪无情,“掌嘴。”

    “是。”

    那老嬷嬷高声答道。

    那一副跃跃欲试,想要在主子面前好好表现的模样,当真是丑陋至极。

    “小贱人,放肆,看见贵妃娘娘竟敢不行礼,今日就让本嬷嬷交给你做人的道理。”

    那老嬷嬷撸起袖子,开掌之前还非要撂下狠话。

    聘儿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又是担心又是难过。

    卿九始终平静,脸色不改。

    直到那老嬷嬷的手挥气,对着卿九的脸狠狠的甩了过来……

    卿九动了。

    她抬起手臂,接住那老嬷嬷挥过来的手,一把拧住,只听咔嚓一声,瞬间断裂。

    “啊……!”

    那老嬷嬷凄厉的跟死了娘一样的惨叫声响彻天空。

    下一秒,卿九的右手已经捏住她的脖子。

    只听卿九低沉的犹如来自地狱的声音幽幽响起,“有没有人告诉你,话多的人总是命不长久。”

    ——咔嚓。

    脖颈拧断的声音清晰可闻。

    此一举,震慑了所有的人。  每一个人,都面露惊恐的看着卿九九,只觉得脖颈一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