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 第155章 你这是不想承认了?

第155章 你这是不想承认了?

    晏大夫眼冒蓝光,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下子就冲了上来,那姿势分明是要激动的跪下。

    “我的娘哎,夭寿啊。”

    卿九身子一闪,直接躲在了凤玺的身后,她才不要接受这老家伙的一拜。

    “师傅,徒儿说话算话,拜您为师,您能不能告诉徒儿您那瓷瓶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卿九的汗毛都竖起来。

    她五官都皱着一起,好嫌弃的样子,“老头儿,你别闹啊,我才不想要你这么老的徒弟呢。”

    “不行不行,徒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晏大夫很坚持。

    一口一个徒儿,半点尴尬的模样也没有。

    “我拒绝。”

    卿九摆脱晏大夫,抓着凤玺的胳膊就往屋子外面跑,身后晏大夫还在叫喊,卿九的脚步更快了,直到两人听不到晏大夫的声音了,这才停下来。

    卿九喘了一口粗气,至于吗。

    “那老头没病吧。”

    卿九后怕的说了一句,太疯狂了。

    本想着露一手让老头心服口服的,没想到老头儿是服了,但是服大了。

    “晏大夫只是痴迷于医术,他是出了名的医痴,今日被你露的这一手给震撼住了,所以才会这般疯狂,而且这老头比较固执,怕是达不到目的不会善罢甘休。”

    这意思是说,晏老头还是会缠住她的。

    “那是他的事,谁要收他做徒弟啊,那么老。”

    卿九撇撇嘴,很嫌弃。

    凤玺失笑,“这京城不知道多少人想跟晏大夫攀上关系。”

    “那又怎样,我又不是他们。”

    卿九好嚣张的开口。

    “恩,你高兴就好。”

    凤玺淡淡开口。

    卿九一抖,抬起头来,她被那个老头儿搅和的都忘记正事了。

    她怎么总感觉凤玺怪怪的,似乎好像话变的多了,跟她说话态度也很温和,而且她怎么总能听出宠溺的味道。

    嗷嗷嗷。

    喝酒伤了头啊。

    ——咚咚咚。

    卿九伸出手打了几下自己的头。

    “别打。”

    凤玺伸出手,握住九九的手腕,口气都带着心疼。

    卿九简直像是受了惊,这个凤玺莫不是吃错药了吧,她一下子就甩开凤玺的手,这家伙没病吧,突然口气这么宠溺的模样,为何她却汗毛倒竖。

    “凤玺,你没事吧。”

    卿九斜着眼看他。

    凤玺摇摇头。

    可就是这样才不正常呢。

    卿九的大脑快速转动,她在想是不是昨天晚上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让他给误会了?还是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真的是大意失荆州。

    这个古代的酒水怎么会这么烈的,她竟然喝醉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竟然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

    “我没事。”

    凤玺开口。

    这感觉让九九觉得更怪异了。

    她轻咳了一声嗓子,姿态摆起来,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凤玺,“你突然这样,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吧。”

    凤玺,“……!”

    这丫头是半点不将他往好处想。

    他是有所图,图的就是她这个人。

    见凤玺突然沉默下来不说话了,卿九此时就可以肯定,凤玺肯定是有所谋划,不知道窥觑了她什么东西呢。

    蓝戒呢?在。

    紫玄鞭呢?在。

    还好,还好……

    这个时候,卿九自我感觉她已经看穿凤玺的阴谋,这个残暴王爷可是无利不起早的人。

    她刚醒过来的时候,看自己一身里衣被换,所以脑袋发懵有些想差了,还当是凤玺拿家伙酒品差沾了她便宜呢。

    当看到铜镜里面自己脸上那块红艳艳的胎记,她就知道自己想错了,贞洁还在呐。

    “昨晚上……!”

    “恩?”

    卿九思来想去,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问凤玺。

    “那个,我昨天晚上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卿九的目光在凤玺的脸上来回的扫射,企图看出点蛛丝马迹,可这家伙戴着面具呢,啥也瞧不见。

    凤玺没说话。

    阳光暖暖的。

    时间似乎静谧在这一刻。

    卿九的心都有些发慌,这个凤玺干嘛一直盯着她看,抹了一把脸,她虽然没梳洗,可是脸上应该没东西吧。

    “说了。”

    良久,凤玺开口。

    “啊?”

    卿九眨眼。

    “说什么了?”

    凤玺,眸光深邃,正经开口。

    “你说你喜欢本王,非本王不嫁。”

    霹雳……

    晴空霹雳。

    卿九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整个人都蹦起来,“开什么玩笑?假的假的,我才不会说这样的话,凤玺,你诓我呢,我怎么可能会对你说这种话?别搞笑了。”

    凤玺黑脸,就知道这丫头不会承认。

    你不仅说了,你还做了呢。

    “我有证据。”

    凤玺轻飘飘的道。

    卿九头都大了,证据,什么证据?

    紧接着,卿九就瞧见凤玺慢动作的抬起手,解开了外袍最上面的两颗口子~

    说实话,凤玺的手特别漂亮,指如葱根,修长细白,真的比女孩子的还要好看。

    但是……

    卿九九,现在是看手的时候吗?

    这个凤玺大庭广众之下解扣子是要干什么?

    然后,很快卿九就傻眼了。

    凤玺的脖颈露出来,上面一个又一个紫色的小印记,而且左侧边还有一个小牙齿印,看样子咬的还挺深的。

    这,这,这……

    是吻痕啊。

    不会是她造成的吧,不会啊。

    卿九冷汗都落下来,千万不要啊。

    “卿九九,你看到了?昨天晚上你……!”

    “哇啊……!”

    凤玺一开口,那准备秋后算账的语气,卿九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果真是昨天晚上,她因为曜曜美人伤心过度,吃多了酒,所以耍酒疯了,但是绝对不能承认。

    因此卿九大叫一声,显得很激动无比的样子,直接打断凤玺未说话的话,接着就听她喊道,“凤玺,我以一个医者的角度看过去,你这脖子是被某一种昆虫给咬的,你这是过敏了啊。”

    凤玺,“……!”

    这瞎话说的也太溜了。

    但是面对卿九这死不承认的态度,凤玺却是半点儿也没想着翻过她,因为昨晚喝酒,他已经知道自己在卿九九这丫头的心目中是个什么形象了。

    所以,他必须慢慢的纠正过来这个形象。

    毕竟,他不能瞒卿九九一辈子,不能当一辈子的‘曜曜美人’。  “所以,你这是不想承认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