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 > 第54章 噬魂蛊虫

第54章 噬魂蛊虫

    有人找上门来,是很厉害的势力,救一个被子弹穿脑的人,那人作恶多端,残害了许多无辜的人,这世上除了爷爷没人救的了他,可是爷爷拒绝了,于是便遭来了报复,整个大家族一夜之间被血洗……

    那血那么多,那么红,染红了地面,血腥味飘散出很远很远。

    她被藏起来了,在地底下,她能听到外面的呼喊声,能闻到血腥味,能看到鲜红的血液顺着缝隙在她的眼前滴落,一滴,两滴……

    那一夜,她的父母没了,她的爷爷没了,她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都没了,她成了孤儿~

    她哭的双眼肿胀,模糊的看不清楚东西,可是没用,眼泪流的再多也没用,她所有的亲人都不会回来了。

    再后来,她被一个人带走,那人是特工基地的领头者,也是她后来的义父。

    那里没有人亲切的喊她九丫头,有的只是不停的训练,比试,淘汰和死亡。

    她是医学大家出来的孩子,天赋异禀,智商惊人,可是她却主攻毒术,杀人的玩意,救人做什么,不救就被灭了满门,所以她学毒,用来杀人……

    再后来,黑白两道上她的名字已经如雷贯耳,只是再也没有人喊她一声九丫头了,她的称谓变成了九少~

    对了,她们家出事的时候,她只有五岁……

    实在是太小了,无能为力,所以一生悔恨。

    如今,终于有人喊她一声九丫头了,却身中剧毒,命不久矣,还有她的美人小叔,一声九九早就进驻了她的心里,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唯二的两个亲人啊。

    她长大了,有能力了,所以要保住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在受到伤害。

    “卿大小姐,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

    雷大突然崩溃出声,那声音在夜里显得给格外的悲恸,充满了痛苦和无尽的悔恨。

    “我永远都忘不了将军的眼神,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生气,整个目光都是涣散的,脸色惨白的没有一点儿血色,将军的双眼直直的望着天,一眨不眨……  我是个大老粗,没有念过书,所以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时候的将军,我只知道,老家主得知将军出事,奔到担架的前面,不停的喊他的名字,可是将军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一刻我以为……我以为

    将军死了,我以为他死了,唔唔……!”

    终究是不愿意回想的画面,雷大痛哭出声,捂着眼睛不让卿九看到他的眼泪。

    那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卿九能够想象的到,尽管没有亲眼所见,只凭脑海中刻画出的画面就已经够让人心碎难当。

    吱呀一声,门突然被打开,卿羽被外面的声音惊动。

    因为是夜里,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里衣,因为起身所以披了一件外衣,头发也没有梳起来,而是披散在脑后,整个人显得羸弱单薄。

    “雷大,发生何事?”

    他出声。

    视线却触及到了提着灯笼的卿九,清秀俊逸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诧,但是很快又掩饰好,卿羽看着卿九,有些不理解这三更半夜的为何她会出现在这里。

    “九九?”

    一声九九,满是疑惑。

    又将视线落在雷大的脸上,虽然月色不甚清晰,也有些细雨蒙蒙,可卿羽仍是清楚的看到了雷大通红的双眼,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何事?”

    因为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没有人给他解惑,卿羽一头雾水。

    雷大嘴唇嚅嗫,说不出话,他还在平息情绪。

    有些事情压在心里太久了,刻意的不去回想,可日日却都让悔恨折磨着,他一直自责着,那日他为何没跟着将军去秋猎,若是去了,说不定将军就不会出事,说不定他可以救将军,或者代替将军。

    可一切都只是枉然,徒留悔恨。

    “小叔~”

    此时,卿九喊了一声,声音沙哑低沉,她抬起脚走上前,脚步似乎有千斤重,站在卿羽的眼前看着他,目光悲痛悲怜还有心疼。

    卿羽被卿九的目光看的心下一痛,他的侄女儿为何这般看他?

    “九九,出什么事了吗?是不是爹~”

    卿羽心下一惊,莫不是他的父亲出事了?呼吸一窒,只觉得痛疼难当。

    下一秒,却见卿九突然弯下身子,在细雨飘飘的夜里,倾身环住了卿羽,然后带着无比心疼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小叔,让我抱抱你。”

    卿羽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他没有伸手去推开卿九,只是疑惑的看向雷大,用眼神询问他发生了何事?雷大将头偏向一边,伸出手抹了一把脸。

    “小叔,你出事的时候是不是全身都动弹不得,像是被人控制住了手脚,那一刻的你一定很绝望对不对~”

    卿九的声音很轻,像是怕这句话问出来吓着卿羽一般,果然,话音一出,卿羽的整个身体都紧绷了,他放在轮椅上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手背上的青筋清晰的绷了起来。

    然后整个身躯不可控制的开始发抖,像是陷入了噩梦一般。

    卿九就那么紧紧的抱着卿羽,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小叔,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会好的,那些害了你的人都会付出代价,只是早晚,小叔,没事了。”

    卿九几乎拿出了她所有的耐心,一遍一遍的安慰。

    她说一切都会好的,却没说一切都过去了。

    因为今天晚上她从卿桧书房暗格的信件中看到了一个让她无比震惊又愤怒的消息,卿羽的体内早已经被人下了噬心蛊,并且是子蛊。

    何谓噬心蛊,古书上有记载,那是一种古老又邪恶的秘术,养蛊人用自己的心头血喂养母蛊七七四十九天,母蛊生出子蛊,母蛊放入饲养人的体内,而子蛊放入被操控者的体内……

    此后,母蛊便可操控子蛊,催发母蛊,便可控制子蛊的心神。

    而母蛊若是死亡,那么子蛊也会随着陪葬。  当年卿羽出事,便是背后之人催动了母蛊,操控了卿羽的心神,让他在马蹄飞来之时不知闪躲,生生的被马匹来回踢踏,碾碎了腿骨,眼睁睁的瞧着,却无能为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