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农家生活 > 72.青玉案灯会

72.青玉案灯会

    此为防盗章  为什么王举人会这样肆无忌惮, 因为他们有在京城当官的靠山。

    周老二平复了好一下, 才说道:“我没事,我们回去。”他只是一个小民, 即便再愤怒也不能改变什么。

    李老汉也听见了刚刚那两人的谈话,回去的路上一路唏嘘, 钱地主在广安县是有名的大地主,由于收租一贯比别人少一成,名声很好,村子里还有不少人佃了钱地主家的地呢。

    “钱地主遭了灾,也不知道这地会被谁买去,但愿新东家不要太苛刻,不然村里那些没地的人家可不好过了。”

    因为这件事情,周老二回到家里也愁眉不展,直接让王艳拿了一百文钱交给了上房。王艳又被周母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李老汉回到村里后, 果然将钱地主遭了难的事情说了出去,村里很多人都佃了钱地主家的地, 听到这个消息, 都很着急, 也不知道这地会落到谁的手上,一般的地主收五成的租, 钱地主只收四成。

    村里佃户都期盼着新来的东家也能维持收四成就好了。可是等来的消息却让村里佃户接受不了。

    就在周颐他们回到村里的第三天, 村子里突然来了一架马车, 一个穿着簇新袍子的管事带着两个小厮在村子的晒粮坝上召集了村子里的佃户。

    “我是王举人家的二管家, 今天来是告诉你们, 钱礼因为药材造假,谋害了人命,现在地已经归我们王家了,你们要是想要继续租种地,就要和王家签订新的契约。”

    佃户们面面相觑,他们其实并不在乎地主是谁,唯一在乎的只有租子是多少。

    有胆大的问:“那王管家,这租子咋个收法?”

    王管家带着轻蔑的神情看了这些泥腿子说道:“六成。”

    “什么?”

    “这咋行?”

    “这不是逼我们去死吗?”

    “王管家,以前钱地主可只收四成的。而且其他地主也只收五成租子,您这这收六成,叫我们大家伙咋活?”

    王管家喝道:“爱种不种,不种的话地马上就收回。现在要继续佃地的上前签契约。”

    “这”

    这些佃户有些受不住已经哭了出来,现在已经接近春耕,其他地主的家的地都被佃出去了,叫他们上哪里去找地佃。以前钱地主收四成租子,他们留了口粮还能换点银钱,可现在一下子少了两成的粮食,只怕今年连肚子都不能填饱了。

    继续佃地,难挨一点,要是不佃地,铁定饿死,即便心里再不愿意,佃户们还是苦着脸签了契约。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天下的百姓们在盛世汲汲营营的只为填饱肚子,这是活着的苦,而乱世则十室九空,饿殍满地,连入土为安都做不到。

    周颐看着天空,总觉得灰蒙蒙的,似乎连阳光都穿透不过。

    这件事在村子里引起了热议,村子里能够有足够的地,不用租种的只有一小部分人家,所以这段时间村子里气氛很沉重。

    似乎连小孩子都受到了这种气氛的影响,没有以前闹腾了。

    不过周家因为周老爷子讨了一个好老婆,倒是完全没有受这件事情影响,春耕来了,这对一个农家是头等大事,周家也不例外。

    周家全家总动员,除了周老三一家,周家能干活的全部都要下地。

    以前每次到这个时候,二房除了周颐外,连五丫六丫都要跟着下地,周母则带着一个媳妇轮流做饭。

    周老爷子对周母说道:“明天你带着老大媳妇做饭,其余人还是和往年一样,跟着我下地。”他说得和往年一样,就是周老大家周淑和周淳不用下地,周扬因为学堂放了农忙假,也是要下地的,不过他和周老四下地也就做些轻省的女人活计,比如丢个种子,拔个草什么的,和五丫六丫一个待遇。

    二房除了周颐外全部下地,四房两个孩子还小,自然是不用的。

    所有人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王艳这时候却开口了“爹,二丫和三郎不用下地?”

    李二妹听了眼睛一闪:“二弟妹,你这是说的啥话,二丫年龄大了,哪能去地里,三郎还小呢”

    周淑听见王艳攀扯她,一双眼睛恨恨的瞪着王艳,似乎要喷出火来。

    王艳既然说了,就不会这么轻易罢休:“大嫂,二丫年龄大了,大丫比她还大一岁呢,你说三郎年龄小,有五丫和六丫年龄小吗?五丫和六丫前年就跟着下地了,三郎可七岁了,再说他还是男孩子呢,咋就不能下地了!”

    “你”李二妹被王艳挤兑的无话可说,她想不明白,二房两口子咋就对几个丫崽子突然上心了。

    “二婶,大丫三丫能跟我比吗,我以后可是要嫁到城里去做少奶奶的,她们以后注定只能当泥腿子”说完还鄙夷的看着大丫和三丫。

    大丫黯然不语,三丫捏着手脸都气红了。

    李二妹慌忙拍了周淑一下,这些话平时是她私下教女儿的,谁知这丫头这么蠢,竟然当着人家総ui dǎng隼戳恕?br />

    “二弟,二弟妹,你们别听这丫头胡说”

    周老二却是将手里的木头狠狠掷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好,好的很,没想到我们老周家一家子的泥腿子竟然还养出一个娇xiǎo jiě来了”周老二定定的看着周老大两口子一眼,“大哥 ,怕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二弟,就是这丫头胡说,你咋能听一个孩子的话”周老二搓着手着急道。

    现在天已经开始暖和了,周颐脱下了身上的棉袄,用被子包着看王艳和大丫给他改衣服。

    周老二则拿着自己的木刨在一边拿着一块木头刨来刨去 ,其实这两个月来对周老二同样是折磨,他实在闲不住,一天不做些木匠活,就觉得心里发慌。

    刨了一会儿,周老二叹了一口气,“我听说镇上很多人都买了婴儿车,价钱已经降到三百文一辆了。”

    “咋便宜了这么多?”王艳惊呼一声,她是不懂什么市场gong ying关系的,只觉得自家当时卖的时候能卖一两多呢。

    “卖的人多了,价钱自然就高不了了,我们也是占了第一个卖的便宜。只是这么多人做,以后我想再靠这个赚钱就不容易了。”周老二原本打算着分了家之后,靠卖婴儿车再赚一笔,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愿望要落空了。

    即便还能卖到三百文一辆,但广安县或临县的人差不多要买的人都已经买了,他一个人,也不可能做了去远处卖,这钱自然也就挣不了了。

    “爹,没事的,等分了家我再给你想个新奇的玩意儿,保管卖钱!”周颐用肥肥的爪子拍着小胸脯说道。

    周老二和王艳相视而笑,周老二揉了揉周颐的脑袋,“好呀,我就等着六郎想出好点子,咱们好挣大钱。”

    周颐知道周老二和王艳把他说的当成了孩子话,不过他也不着急,一切等分家之后再说,不然挣得再多也是给别人打工。

    “娘,弟弟这件衣服会不会小了,我看他今年又长高了一寸呐。”大丫改着手里的衣服突然说道。

    王艳将大丫手里的衣服拿过来,“我看看。”在周颐身上比了比,发现确实短了一截。

    “你们都是地里的庄稼,到了时节就长高了,以后就是大人了。”王艳看着儿子长高了一截觉得无比的欣慰,“就是这衣服穿不了了。”

    “没事,到时候给六郎买布做新的。”周老二开口道。

    坐在一边拆线的三丫手一顿,飞快的看了一眼周颐,又埋下头去。

    “三丫还可以穿大丫的旧衣裳,五丫六丫倒是周转不过来了。”王艳看着几个女儿对着周老二说了一句。

    “那就给五丫六丫也做一身。”周老二手里有了一百两银子,对待女儿也大方了许多。

    但听到这儿的三丫却猛地抬起了头,眼睛红红的:“娘,不能给我也做一身么,从小到大我都穿的大姐的旧衣服”

    “这”王艳迟疑的看向周老二。

    周老二顿了一下:“那就一人做一身。”

    “我不要,我还有呢,给mèi mèi们做吧。”大丫听了忙推辞。

    “你都是大姑娘了,也该穿的鲜亮一些。”王艳摸了摸大丫的头说道,大丫就抿嘴一笑:“我听爹娘的。”

    就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周淑就来了:“二叔,二婶,爷爷叫你们呐!”说完眼含得意的看了大丫一眼。

    周颐在一边看的清楚,莫非还有大姐什么事?

    于是在周老二两口子往上房去的时候,便自发当了小尾巴,踢踏着小短腿也跟着进了上房。

    周老四两口子不在,大郎也不在,李二妹和周老大带着周淑坐在左边,周老三坐在周老爷子下边,正殷勤的给周老爷子点烟。

    “你们来了,坐。”这些日子看见他们二房都是横眉冷对的周老爷子这时却含了笑摸样。

    事出反常即有妖,周颐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周老二和王艳也被周老爷子诡异的态度搞得七上八下,摸着凳子边缘坐了。

    “我知道这些日子你们对家里有些怨言,不过一个手掌五个指头连着根,都是一家人,没啥过不去的坎,这不,你兄弟一直记着家里,给大丫说了一门好亲,老三,你给说说。”

    周老三给大丫说亲?黄鼠狼给鸡拜年啊,周颐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就觉得没好事。

    “大哥大嫂,我不是说和王主簿结识了么,他家里有个公子,今年刚好十六岁,人我看了,好一个俊后生,我这不想着大丫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就想着给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可不能便宜了别人,也算是我这个做三叔的为大丫的好日子出了分力!”

    周老二经常在外边接活,见过些许世面,可没有被周老三三言两语的就哄住:“人家那么好的条件,咋会找一个乡下丫头?”

    “()嗨,王主簿这不和我关系好吗,而且他说乡下丫头淳朴能干,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不然这种好事哪儿轮得到我们啊!”周老三接的很顺溜,似乎已经打好了预稿。

    “不对吧,三弟,这里面有事吧,你别当我是傻子哄着玩儿,说,这里面到底咋回事?”但周老二压根不相信他,他对周老三了解的很,永远都是占便宜在前,吃亏在后。这样的人会为了大丫的亲事这么尽心尽力?

    “二哥你这咋还不相信人呢!”周老三急了,忙对周老爷子使脸色。

    “行了,一个丫头片子的事儿,你兄弟给找了一门这么好的亲事,你还有啥不满意的。”周老爷子见周老二问个没完,不禁瞪着眼睛说道。

    “爹,大丫是我的女儿,再咋样,嫁人都是大事,我不可能啥都不了解,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人嫁了!”周老二说的斩钉截铁,已经和周老爷子翻了脸,心里的期待没有了,他面对周老爷子倒是比以前镇定了许多。

    “就是啊,爹,不管咋样,说亲这么大的事情,哪有不了解清楚的,你们现在不说,难道我们自个儿还不能打听了?王主簿这样有名有姓的人家还不是一打听一个准。”女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更何况大丫一直很懂事,又是两口子头一个出生的孩子,王艳在大丫身上的心血要多一些,事关到儿女的终身大事,王艳也顶着周老爷子的压力开了口。

    “我并没有说大哥啥,只是大嫂明知道我是因为腿疼才暂时没接活,她这样说是啥意思?”

    “这二叔,你可千万别多心,我就是随口一说。”李二妹忙说道。

    “我爹也是随口一说呢!”周颐睁着大眼睛嫩嫩的说道,一家人就欺负他爹一个,必须要帮架啊。

    这个话题岔过去了,周老爷子抽了一口烟,说道:“既然你收了人家定金,那就没办法,但做完了就去接活吧。”

    周老二忍了又忍,一双手捏紧又松开,最后还是意难平,直直的看着周老爷子:“爹,您还当我是你的儿子吗?大哥,你当我是你兄弟吗?”

    周颐知道周老二还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准备摊开说了。

    “老二,你在说些啥胡话,我咋不把你当儿子了,我要是不拿你当儿子,能把你养大给你取媳妇?”周老爷子脸也沉了下来。

    周老大也连忙说道:“老二,你这么说不是让我们伤心吗。”

    周老二闭了闭眼,周颐上前牵住他的手,王艳也担心的看着周老二,儿子稚嫩的手掌让周老二冰冷的心温暖了起来:“如果当我是儿子,兄弟,为啥家里有大事的时候,我却连听的资格都没有。”

    上放屋里的人都一脸懵,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倒是周老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不好看。

    “老三从家里拿走三十两银子,你们一个都没落下,甚至连出嫁的女儿都能听,唯独将我撇下,就这样你们还说当我是一家人?我在你们眼里,也就只是一个能挣银子的长工罢。”周老二说完惨然的笑了一声。

    他的话让周老爷子身子一震,周老大啊了一声:“我们没故意漏下你”周颐听的冷笑,不是故意的更让人心寒,那代表着这些人习惯性的不把周老二当回事,在他们下意识里就没把周老二当成亲人。

    周老大的话让周老二更是心灰意冷,算了,他终于看清了这些人的心理。

    周母一直忍着没说话,这时却忍不住了:“咋了,见老三拿了银子你心里不舒服了?你个小妇养的,还想做当家人不成”

    “啪”响亮的耳光生惊了屋子里的人一跳,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周老爷子,这么多年来周老爷子可从没打过周母。

    而周母睁着两只浑浊的眼睛,满是不敢相信,待接受了事实后,猛然一声尖啸,“你竟然打我,你为了一个小妇养的竟然打我,我和你拼了。”边叫嚣边要伸手去挠周老爷子。

    周老爷子把眼袋往炕桌上一磕,声音能结冰来:“再闹,就从老周家滚出去。”

    周母看着周老爷子充满怒火的双眼,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她知道这个同床共枕了二十年的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心里发虚,只低低的抽泣起来,她拉着周老大:“老大,娘命苦啊”

    周老二见周老爷子竟然甩了周母一巴掌,先是惊愕,然后便是快慰,小时候一直被周母磋磨,他早就对这个大娘厌烦至极。

    “老二,你大娘是胡说的,你千万不要吃心,还有你说的老三拿银子的事情,不是不让你知道,只是想着你太累,就没叫你。”周老爷子难得的对周老二露出了笑模样。

    “爹,大家对我咋样我知道,您老也不用拿这些面子话来唬我,毕竟谁都不是傻子,我的年龄大了,身子赶不上以前,腿疾也越来越严重,以后也只能接些轻松的活计了,交给你们的钱也可能没有以前多了,到时候大家省着点花吧。”说完带着一家人出了上房。

    周母也顾不得哭了,她抓住周老大问:“他这是啥意思,啥叫交的钱没有以前多了,那家里咋办?”

    “作,作,作,终于把人家作的离了心,啥意思你不懂,要不是你成天嘴碎,对老二骂骂咧咧,他能这样?”周老爷子大喝一声。

    “好啊,你这是怪我了!你自己听听,人家到底是怎么离心的,是你们商量事的时候没叫他,这才小心眼的,反了他了,竟敢忤逆不孝”周母叫嚣着。

    周老大到没有那么担心,毕竟这个家里又不是只有他们大房需要银子。

    郑莹看着乱作一团的众人,心里冷笑,她是真的搞不懂,既然明知道这个家里唯一能挣钱的就是周老二,周母哪来的那么大底气动不动就对二房的人非打即骂。

    这个家迟早得散,可是想到读书读傻了的丈夫,不禁悲从中来,要是不能扒着上房,他们四房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周老二从上房出来,步子突然轻快了许多,说开了,压在心里的阴霾好像也也散了,听着上房互相埋怨的声音,他头一次明白,在这个家里,对他们讲亲情是不通的,只有利益。

    “爹”周颐拉住周老二,担心的看着他,就怕他郁结于心然后来个英年早逝啥的。

    “儿子,哈哈哈,爹没事,我要挣钱了,以后给你留一份大家业。”周老二将周颐抱起,爽朗的说道。

    王艳见丈夫没事,松了口气。

    周老二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制作婴儿车当中,前一批的制作已经让周老二熟练了起来,在王艳带着几个孩子打下手的情况下,他的速度快了许多。

    本来还怕五天时间来不及,没想到四天就制作完成了。

    这次照旧叫了李老汉的牛车,给了三十文把他一天的时间都包了,乐的李老汉找不着北,他平时一天能挣个十文就不错了。

    这次王艳也跟着去了,毕竟这么多婴儿车,周老二一个人忙不过来,周颐也赖着跟了去。

    上次因为钱地主的案子,他根本就没好好看看县城,这次去送货,差不多能把大半个县城逛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