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农家生活 > 9.城里人和乡下人

9.城里人和乡下人

    “你住嘴!”周老爷子这时突然对周母大喝一声。

    周母嘎的一下停住了,本想再哭诉,可看见周老爷子严厉的眼神,就知道不能再闹了,识趣的住了嘴。

    周老爷子放下手里的眼袋,他看着周老二:“老二,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大娘嘴碎,你们不用放在心上,但是作为后辈,你们不能这样顶撞老人,不管咋样,你大娘好歹把你拉扯大了,你好歹还要叫我一声爹,一家人本就应该守望相助,你挣的钱多了,就觉得高高在上了?连我这个爹也不看在眼里了?还是说你连我这个爹也不要了,要去过你们自己的小日子?”周老爷子的语调并不严厉,但却一字一顿说着非常有力道。

    周颐第一次正眼看周老爷子,这个平时仿佛万事不过心,只顾抽大烟的老头儿原来才是周家的**oss。这样几句话说下来,只差指着鼻子说周老二不孝了,在古代,谁要是被戴上不孝的帽子,那就真的寸步难行了。

    周老二和王艳还能说什么,周老二敛了眼神,“我没有这样的想法,不管咋样,您都是我爹。”

    周老爷子见降伏了周老二,又对周母说道:“以后收起你偏心眼子和嘴碎那一套,老二也是你儿子,要是我再听见你叨叨,你就直接卷着铺盖回娘家吧。”

    “还有你们,不管说不说,老二确实为这个家做了大贡献,虽然和你们不是一个肚子里爬出来的,但也是你们的亲兄弟。”

    “是,爹,二哥当然是我们的亲兄弟了,这些年家里确实多亏了他,我们几个兄弟都知情,二哥,娘的心是好的,她也是有口无心,你别放在心里。”周老三忙笑着应和,对周老二也舍得下脸赔罪。

    周老二紧绷的脸稍微放松了一些,“嗯,三弟不用这么说,都是自家人。”

    周颐看着周老三,在心里赞了一声,厉害啊!

    一场由周母嘴碎引起的风波被周老爷子发了一通火平息了,他各打五十大板,掌舵人做的非常有水平。

    周颐跟着周老二两口子从上房出来,心里暗叹,看来分家之路遥遥无期啊,周老爷子平时看着不管事,但对这个家的掌控却非常大。他是不会希望分家的,现在各家在一起,他潇潇洒洒的做着老太爷,多好。要是周老二敢提分家,周老爷子一顶不孝的帽子扣下来,谁受的了。

    分家不能由他们二房提出,要想办法由上房自己提出,可是这难度太大了,谁叫周老二这么会挣钱,而且公中还有周老二的二百两银子,要是分家了,这二百两银子上房肯定是要吐出来的。

    哎,头疼,这样一大家子乌烟瘴气的在一起,什么时候是个头!

    周老三一家回来了,周家院子里的小孩又多了三个。二郎周辉今年13岁,

    四丫周慧今年9岁,四郎周兴今年6岁。

    周辉和大郎周扬年岁相近,而且大郎在镇上念书,两人也很熟悉,他一来,就和大郎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四郎周兴平时在镇上被拘在家里,回到老家,看见这么多年岁相近的兄弟,忙屁颠屁颠的粘了上来。

    三郎周淳正扒在院子里的一颗柿子树上,五郎周德牵开自己的衣裳,周淳往下扔一个,他就用衣服兜住。

    周颐躺在稻草堆上摇摇头,那柿子还是青涩的,怎么吃啊。四郎见周颐躺在到草堆上,觉得有趣,便也砰的一声跳了进来,弄得尘土飞扬,稻草翻飞。

    这时,正好看见了这一幕的四丫周慧尖叫了一声:“小弟,你身上穿的可是绸缎的新衣,你弄脏了,看娘咋收拾你!”

    周兴一听,忙从稻草堆里站了起来:“姐,你别和娘说,你要是说了,我就把你上次偷偷见佳星哥的事告诉娘。”

    “啊,你要死啊,我啥时候偷偷见谁了,你要是敢乱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四丫气的脸都红了,这个弟弟实在太蠢了,什么都往外秃噜。

    周颐在旁边听的咋舌,不会吧,四丫可才九岁,这么早熟?不过想到现代一些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有“男朋友”“女朋友”了,也就释然了,小孩子过家家而已。

    他不当一回事,可是院子里还有其他人呢!二丫周淑一贯喜欢和周慧比个长短,她和四丫周慧都是家里唯一的女孩,都受爹娘宠爱,但唯一比不上的就是,周慧一直住在镇上,在她面前,周慧也一直以城里人自居。现在好不容易抓到了把柄,怎会轻易放过。

    “四丫,你这么小,就急着找夫家了?”她用手帕抵着嘴抿唇一笑,别说还真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如果忽略她口中明显取笑的话。

    “那是四郎瞎说的,淑姐你咋也能跟着起哄,难不成你要坏我名声?”周慧也牙尖嘴利,立刻反唇相讥。

    周颐看的有趣,这两个女孩都不是省油的灯,二丫周淑被大伯母养的像深闺xiǎo jiě,指望着她以后能嫁个好人家。周慧从小在镇上,见的广些,也不是白混的。

    “我没瞎说,你就是偷偷去见佳星哥了!”四郎周兴见姐姐说他瞎说,不乐意了,忙在旁边反驳。

    “看吧,这可不是我说的,是你亲弟弟说的。”周淑笑着说道。

    周慧狠狠掐了周兴一下,“给我闭嘴,再胡说我就告诉娘!”

    周颐看的都差抚掌大笑了,有趣,实在有趣,他从不知道孩童之间的撕逼也能看成一场大战。

    “咋,你还想对四郎屈打成招?”周淑可能是听大郎念书念得,这时候说了这么不符语境的一句。

    “一个乡下人跟我掉啥书袋,你以为你说几句鸟语就是城里人了?”周慧讥笑道。

    “你说谁是乡下人呢!”周淑自认为唯一被周慧比下去的也就是这个,因此一听就受到了刺激。

    “说的就是你,咋了,乡下的野丫头!”

    “你再说一句试试!”

    “说了还能咋的,乡下的野丫头!”

    “啊啊啊啊啊”周淑尖叫一声,冲过去和周慧扭打在了一起。周慧也不甘示弱,反而有些跃跃欲试,双方站的不可开交。

    女人之间的打架经常就是扯头发,女孩儿也不例外,这似乎是从母胎里带出来的天赋技能。

    周淑和周慧互相扯着头发下狠手,嘴里还在尖叫。

    正在院子干活的大丫准备上前劝架,周颐眼疾手快的将她拦住了:“大姐,你不要去,待会儿她们自己就会结束的。”

    “可是”大丫有些不放心。

    “没事。”周颐肯定的说道,现在大丫上前,可能会被误伤不说,待会儿分辨起来,说不定还要被扯进大房和三房的烂事中。

    “好吧。”周颐镇定的样子让大丫稳了稳心神,决定听他的话。

    三丫从二丫和四丫打架的时候脸上就露出快慰的神情,在这个家里,她除了嫉恨周颐外,其实最看不过眼的还是周淑和周慧,凭什么都是女孩儿,她们两个就可以被爹娘宠着。

    五丫和六丫胆子小,被二丫和四丫这样激烈的打法吓到了,怯怯的站在大丫身后。

    四郎周兴虽然脑子有些憨,但谁亲谁近还是分的清楚的,见周慧因为年龄比周淑小,吃了亏,也加入了战圈:“你敢打我姐姐!”嗷的一声就扑上去了。

    哦嚯,战争范围扩大了。周颐看的啧啧直叹,一边反思自己堕落了,一边看的兴味盎然。

    周淑虽然比周慧大两岁,但怎经得住她们姐弟两个的攻击,一时被打得直叫唤。周淳这会儿也从树上下来了,见姐姐被围攻,也撸着袖子冲了上去。

    一时间,周家院子里哭得喊娘,热闹非凡。这么大的阵仗,把家里的人都引来了,连忙上前分开了他们。

    周淑和周慧这会儿都被扯得披头散发,脸上一道道红痕,那是指甲抓出来的。看着狼狈无比。

    周淳和周兴嘴角也青了,这会儿正嘶嘶只叫疼。

    “干啥呢你们,爷爷大寿的日子你们竟然打架,一个个的翻了天了。”周母对孙女并不是很热衷,见她们不但打架,还拉着家里的兄弟一起打群架,在她眼里这简直不可饶恕。

    “祖母,是她先骂我的,是她说我是乡下的野丫头!”周淑告状。

    周慧不好说出周淑挑衅她的事由,她已经九岁了,过不了几年就要看人家,要是这件事情嚷嚷出来,她的名声就坏了。

    “咋,难道你不是乡下的野丫头!”

    “都给我住嘴!咋,你以为自己是城里人了,看不起我们这些乡下的泥腿子?”周母吊着三角眼,嘴里说着话,眼神却看住了站在一边的赵春儿。

    自打这个三媳妇娶进门,就没有在家里侍奉过她一天,仗着家里有个当掌柜的爹,老三还要求着她娘家,不把她这个婆婆放在眼里,周母早就不满意了,正好说出话来敲打敲打赵春儿。

    赵春儿捏紧手里的帕子,忙笑着说道:“娘,你别听四丫胡话,啥城里人不城里人,都是周家人!”

    周老三还要求着赵春儿的爹,周母也不敢得罪赵春儿,敲打敲打也就算了,她冷哼一声,泛着冷光的眼神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儿,停在了二房几个孩子身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